威尼斯网站-威尼斯官方网站

威尼斯网站 企业报道 存货危机+收购难题 安踏的好日子到头了吗?

存货危机+收购难题 安踏的好日子到头了吗?

核心提示:最新的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安踏集团实现营收339.3亿元,同比大增40.8%,归属上市公司的净利润达到53.4亿元,同比增长30.3%,业绩非常不错。

2019年财报数据的华丽似乎并不能让安踏开心,反而要面对一堆来自市场的现实问题。

最新的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安踏集团实现营收339.3亿元,同比大增40.8%,归属上市公司的净利润达到53.4亿元,同比增长30.3%,业绩非常不错。官方新闻稿中还特别提及了一个敏感的数字:安踏集团目前持有现金及等价物180亿元。安踏似乎在向外界释放一个信号:安踏的现金流很充裕,不存在资金的压力和难题。

1

(安踏官网截图)

然而,受到疫情以及奥运会延期一年举办的影响,安踏的股价持续地下跌,从去年底近80港元的峰值股价跌到近期55港元的低位,市值整体跌去45%,尽管财报业绩亮眼也无法提振安踏低迷的股价。更为糟糕的是,随着东京奥运会官宣延期至2021年7月23日举办,作为奥运会中国代表团赞助商的安踏全盘的营销计划或将被打乱,提前生产出来的运动产品恐将面临存货的危机。此外,去年才斥巨资收购的亚玛芬体育,也将有可能成为安踏的拖累,让其资金链遭遇空前的压力。

被打乱的奥运营销

作为中国第一大运动装备生产商,安踏的崛起与体育营销密不可分。安踏是第一个在央视体育频道投放电视广告的体育用品公司,也是第一个聘请体育明星做代言人的企业——1999年聘请乒乓球世界冠军孔令辉担任安踏的第一任代言人。但是,进入新千年之后,安踏与奥运会的关系则越来越紧密。

在过去的20年中,安踏几乎没有错过任何一届奥运会。尤其是2008年北京奥运会,安踏陆续推出了奥运备战系列、奥运夺金系列、奥运未来系列等多支奥运广告,从而组成完整的安踏奥运系列广告,创造了“使用运动资源最多”“投放时间最长”等多个中国广告史上的第一。

2009年起,安踏开始了全面的奥运营销计划,成为2009-2024年中国奥委会和2022年北京冬奥会的合作伙伴。除了为中国代表团提供冠军领奖服,以及全套生活装备外,安踏还携手中国奥委会共同建立中国之家;与国际奥委会、2012中国奥委会合作伙伴展开奥运营销;与国际奥委会合作推出奥林匹克博物馆系列产品。

对于未来举办的奥运会,安踏也是投入巨大。2019年10月,安踏成为国际奥委会官方体育服装供应商。截止2022年底,安踏将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2022年北京冬奥会、2020年洛桑青年奥运会和2022年达喀尔青年奥运会提供服装、鞋子、配件等装备。

然而这一赞助战略却因为一场突如其来的冠状病毒的疫情被打乱。3月30日,东京奥组委在新闻发布会上宣布,改期后的东京奥运会将于2021年7月23日至8月8日举行。这是百年奥运史上第一次延期的奥运会,也是赞助商花费金额最高的一届奥运会,63家本土赞助商花费31亿美元的赞助费。

“东京奥运会的延期,意味着重金赞助的体育营销的赞助商们正在准备的推广计划或被打乱,品牌本身也将面临巨大的零售损失。”关键之道体育咨询公司创始人张庆表示。

但是对安踏这样的奥运赞助商也未必都是坏事,张庆觉得凡事有利有弊,尽管奥运营销计划被打乱,但是对于安踏而言等于多了一年的奥运会权益,如果运用得好,未尝不是一件好事。根据安踏集团公关部提供的书面资料,安踏针对东京奥运会准备了多套预案,将会根据东京奥运会制定的一整套商业计划和最后确定的时间来灵活实施。

比奥运延后更严重的疫情

奥运会的延迟势必影响到安踏的品牌推广计划,作为国际奥委会官方体育服装供应商,安踏集团已经为2020年东京奥运会准备了一整套的营销计划。推迟举办,对安踏的奥运营销会有一定的影响,但整体影响或许不会太大。在张庆看来,其实影响更大的是疫情带来的消费端的影响。

尽管安踏方面透露目前国内自有工厂的复功率已经达到100%,外包工厂复工率也恢复到90%以上,集团旗下的门店也基本恢复营业。但是这并不意味着销售就可以恢复到疫情前的水平。受到疫情的影响,除了日常消费不会受太大影响,其他方面的消费都将受到极大的抑制,尤其是高端消费方面受到冲击更大。

对于疫情的影响,安踏集团对于上半年的业绩预测不乐观,估计整体业绩将下滑10%—15%。这仅仅是安踏集团自己相对乐观的预期,实际的销售下滑可能要远大于这个数字,毕竟2020年的一季度,尤其是1月下旬到3月上旬这两个月的时间,安踏的门店基本都是关闭状态。

两个月时间销售几乎停滞,对于安踏的库存将是极大的考验。财报数据显示,截止2019年12月31日,安踏集团的库存已经达到44亿元,比2018年增长了52.3%,平均存货周期也从2018年的81天上升到现在的87天。为了降低库存,安踏集团启动了全员营销,上万名员工已经利用自己的社交关系在社交网络上推销安踏的产品。

相比较而言,这两年FILA已经成为安踏集团最耀眼的品牌,也是安踏集团利润的主要来源,2019年来自FILA的销售收入突破170亿元,达到174.5亿元,超过安踏母品牌。FILA的门店数量也达到1951家,增长势头十分迅猛。

不过随着疫情的影响,一向主打高端定位的FILA可能受市场冲击更大,收入预期低落的消费者对于动辄定价上千元的FILA产品或将延长决策过程,甚至考虑多一些选择,主打时尚体育路线的FILA或许被消费者抛弃。更为致命的是,FILA的品牌店全部为直营店,安踏集团在FILA的渠道扩张中投入重金,店面租金、员工工资、营销推广都由安踏承担,显然,没有了经销商的缓冲,终端销售的大幅下滑和库存的增加,将直接冲击安踏的资金链和现金流。

收购亚玛芬成为烫手的山芋?

2019年安踏集团宣布收购国际知名体育用品集团——亚玛芬体育,成为国内体育行业最重要的新闻事件。这笔高达46.6亿欧元(大约371亿人民币)的国际并购将创中国企业收购国际公司的一个新纪录,成为目前国内最大的一笔的国际并购案例。在张庆看来,这是体育行业一次里程碑式的事件,因为无论从收购的标的的体量、重要性还是潜力来看,都是史无前例的。

公开资料显示,亚玛芬体育成立于1950年,1974年开始进军体育产业,1977年正式登陆纳斯达克,2004年正式更名为Amer Sports。目前旗下拥有13个品牌,Wilson、始祖鸟、Salomon、颂拓、Atomic分别都是网球、户外用品、登山鞋、户外手表和滑雪装备领域的第一品牌。

显然,如果安踏能够顺利的将亚玛芬体育收入囊中,安踏就可以真正成为一个全球化的体育用品集团,全方位覆盖体育用品的各个细分领域和高中低端市场,在国际体育的版图中,来自亚洲的力量将会拥有更多的话语权。

但是收购亚玛芬体育也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最大的难题就是资金。大约371亿人民币的收购资金,显然安踏集团自有的资金是无法做到的。据悉,为了完成这次收购,安踏联合多家财团,并从银行贷款,才最终调动庞大的资金完成了收购。安踏集团董事会主席丁世忠在给全体员工的一封信中坦言自己为了这个收购曾经连续几天彻夜未眠,可见压力之大。

由于收购亚玛芬体育,安踏的资产负债明显增高,从之前的78亿元暴涨到201亿元,资产负债率飙升,加上之前买买买战略下收购的其他国际品牌,依靠一轮又一轮的国际并购,安踏的规模滚雪球式的长大,但是除了FILA这个品牌孵化的比较成功,其他几个收购的品牌如迪桑特、斯潘迪、可隆、小笑牛都差强人意,业绩并不理想。

然而最难啃的亚玛芬体育偏偏在2019年出现了净亏损,亏损额高达12亿元,按照持股比例,安踏需要承担其中的6.3亿元的亏损。随着疫情在全球的蔓延,亚玛芬体育在欧美市场的业绩也将不可避免的遭遇打击,亏损面将会明显加大,对于安踏而言,看似完美的收购最后变成一个烫手的山芋也不是没有可能。

靠着买买买壮大的安踏集团,在资产负债率持续增高的情况下,前路几何?

来源:商学院杂志  作者:赵正

相关资讯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CFW服装经理人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 以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CFW服装经理人)”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商机在线

企业招聘

仓库管理员4.5K-7K

温州 ·温州澳能实业有限公司

辅料仓管4.5K-5.5K

温州 ·温州澳能实业有限公司

供应链副总经理面议

南通 ·江苏华艺时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京东运营经理6K-15K

常熟 ·波司登羽绒服装有限公司

商品经理5K-8K

常熟 ·波司登羽绒服装有限公司

资深电商商品经理8K-16K

常熟 ·波司登羽绒服装有限公司

仓库打单员4.2K-5K

上海 ·上海兰滕彼斯服饰有限公司

商品经理面议

晋江 ·晋江号手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订单控制及原料(服装面辅料)采购4.5K-5.5K

济南 ·济南乔布蓝服装有限公司

海外工厂总经理20K-30K

缅甸 ·江苏三润服装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2-2020 威尼斯网站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 浙B2-20110369

时尚APP

时尚小程序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