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尼斯网站-威尼斯官方网站

威尼斯网站 行业动态 上市一周年的云集,摆脱传销模式了吗?

上市一周年的云集,摆脱传销模式了吗?

核心提示:五年前,肖尚略正是从基于社交关系兴起的微商中发现了机遇。彼时,微商正陷入散乱经营的泥沼中,与大多人想象的不同,这其实并不是一门靠个人力量就能做好的生意:微商需要负责进货,囤货,售卖,发货和售后等一系列工作,不仅过程较为繁琐,而且效益具有不确定性。

“云集这个APP,我其实是有一次刷朋友圈时看到的,当时我看到了一些演员朋友在分享云集的优惠券信息,我第一反应是行业确实不太景气,我的演员朋友都开始做微商了……说演员朋友也不太确切,因为我刷到他们时,他们就已经不是我的朋友了。”

“店长发展计划,变化太快!一会儿叫什么a计划,一会儿又整个什么b计划,bcde……听得我都一顿担心。我不是为店长担心啊,我是为英文字母担心。你这计划这么变,过不了一个月,英文字母都不够用了!”

2020年5月15日晚,脱口秀演员庞博和王建国先后出现在会员电商云集举办的“吐槽小会”,以段子的形式,针对云集的带货模式、商品太少、优惠券太复杂等话题进行了一番“吐槽”。

故意设计的“吐槽”虽然笑点频出,但回顾云集成立以来的这五年,这个一度饱受争议的电商平台难免有些强颜欢笑。

2017年的5月,刚刚成立两年的云集深陷传销质疑。但两年后,云集伴着争议的浪潮,漂洋过海,敲响了美国纳斯达克的钟,成为“中国会员电商第一股”。

这短暂的风光时刻,使得万千云集会员的致富之梦一燃再燃。即便上市一周年后,股价一路下滑,质疑从未消失,但云集和它的追随者们,已然被历史的车轮带到了第五个周年。

五周年的独自狂欢

对于电商直播行业而言,5月15日,是个格外热闹的晚上。

是夜,董明珠登上了格力京东十周年店庆的直播间,交易额2分钟破亿,8分钟破2亿,1小时破4.28亿,最终整场直播的交易额突破了7.03亿元;百度公司董事长兼CEO李彦宏的直播首秀上,参与人数则超过了927万,他的书单盲盒也被抢购一空。

不过,有一群人,却在大众的狂欢之外,为另一场庆典——会员电商平台云集五周年的直播庆典而奔走庆祝。

早在几天之前,直播庆典的链接和海报就被云集的店主们反复转发至朋友圈、微信群以及微博。成千上万位云集的拥趸,决定以平时推广产品的方式,来为云集庆生,同时也为云集创始人兼CEO肖尚略的直播首秀拉一波人气。

4 小时、5150 万元的销售额,这组直播数据在此后半个月里,频频被云集的店长们提及。尽管这在电商直播的浪潮里,不过是一朵极其微小的浪花。而这场云集会员们的狂欢,也更像是一场“自嗨”。

肖尚略的直播首秀

回看云集自诞生始的这五年,这种微商式的宣传方式,便不难理解。

五年前,肖尚略正是从基于社交关系兴起的微商中发现了机遇。彼时,微商正陷入散乱经营的泥沼中,与大多人想象的不同,这其实并不是一门靠个人力量就能做好的生意:微商需要负责进货,囤货,售卖,发货和售后等一系列工作,不仅过程较为繁琐,而且效益具有不确定性。

于是,肖尚略试图借助微信的社交体系,打造一个平台,链接供应商和制造商资源,以解决货源保障、囤货压力和售后等问题,为微商们提供了突破瓶颈的钥匙。而当时加入云集的微商店主们,只需要专心卖货——转发商品链接,商品交易成功后,赚取云集支付的佣金。

很快,一个名叫云集微店的平台于焉成形。在初步试水后,肖尚略改变战略,微商只需缴纳365元的平台费即可在云集平台开店,并通过已入驻云集的微商利用社交关系使得更多人入驻云集。

为了摆脱微商和传销的污名标签,云集在2018年对标costco,有意从社交电商战略正式转型为会员电商。

2019的5月,肖尚略和云集终于迎来短暂的高光时刻。当时,肖尚略站在西湖旁的上市仪式主会场,发表了不足700字的致辞。两个小时后,纳斯达克的钟声如约响起。

这一声钟声,似乎验证了肖尚略的前瞻性,也让更多的云集会员们,在一片质疑声中坚定了对其的信任。

但显然,历史的车轮从未停歇,一度被赋予魔力的互联网,在短短一年间,就可能颠覆浪潮,风口变迁。彼时的肖尚略大概从未想到,一年后的自己将在直播带货的热潮之下,走进直播间,和众多行业大佬同台竞技。

更何况,上市后的这一年,云集始终没有交出一份令人满意的成绩。

5月27日收盘时云集的股价

上市之后,云集的股价一路下滑,截至2020年5月27日收盘,云集的股价已经从11美元的发行价跌至3.15美元。

与此对应的是,亏损也仍在加剧。2020年4月,云集发布上市后的首份年报显示,云集2019年全年GMV(网站成交金额)为352亿元,同比增长55.1%,但2019年营收为116.72亿元,同比下滑10.32%,会员营收也出现了收缩,2019年净亏1.238亿元,相比2018年的5630万亏损额扩大121%,已连亏四年。

难以消散的“传销”阴云

“云集最大的挑战是外界的误解。”肖尚略曾在一次采访中如此袒露。

2017年的传销风波,仿若一朵经久不散的阴云,在云集的上空盘旋多年。

成立之初的云集为了拓展市场,实施了激进的超出三级的分销模式,这也导致了其在经营活动中曾经出现“入门费”“拉人头”和“团队计酬”等行为,并因此于2017年被杭州工商部门正式以涉嫌传销的罪名罚款超958万余元。

经历了这场风波后的云集,迅速地进行了一次全面的形象大升级,除了更换了新的logo和删去原名中的“微店”二字,“自用省钱,分享赚钱”这句slogan也替换成“到云集,享受批发价”。

但“传销”阴云始终漂浮在这个群体的头顶,不少云集的会员们告诉锌刻度,“时至今日,依然会常常被别人看作在交智商税、不务正业、搞传销。”

云集的会员模式是最大的症结所在:成立之初,云集里有许多个类似微商代理的“团队”,每个团队中有一位合伙人和数位导师,并形成了公司-合伙人-导师-会员的四级团队计薪制。整改后,则改为了三级计薪:服务经理-客户经理-会员。“团队”则更名为“社群”,每个社群都有一个服务经理,底下有数位客户经理。

舆论场上,云集因这种模式被猛烈进攻。私下里,云集的会员们也被无数亲友拉黑。

“从店长到成为云集的服务经理,我微信里的亲友们有超过一半拉黑了我。”从2016年加入云集的晓春告诉锌刻度,当时刚刚辞职,成为全职宝妈的她,从一个宝妈群里了解到云集,并被迅速吸引,很快注册账号成为会员。

云集会员们朋友圈类似微商的广告

事实上,在1380万的云集用户中,其中95%是女性,这其中86%是已婚且育有孩子,20%是晓春这样的“全职宝妈”。

晓春们的目的简单明了:“在家也能赚钱。”

但这门生意远不是“躺着就能赚钱”那么容易。“光靠卖货,权益并不多。但是社群利润提成有30%左右,为了得到更多的社群利润提成,我甚至挨家挨户敲邻居的家门,加他们的微信,扩大自己的朋友圈。”

在经营云集社群的两年里,晓春每天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往家族群里转发社群统一发布的广告,“起初拉人并不算难,有了自己的社群以后,就主要靠客户经理继续拉人。但是后来,新会员越来越少,不少客户经理也选择了离开。”

家人的反对是许多会员们离开的主要原因。在各种社交平台上,常常可以看见类似”我妈自从成为了云集店主,就感觉自己从云集上买的东西仿佛开了光”的吐槽。

2019年的夏季,晓春也在家人们的几番劝说之下,放弃了云集的社群。当时,晓春家的书房里,已经堆满了印有小黄鸡的快递箱。

晓春此前在云集购买的囤货

这不过是一个缩影——在传销阴云之下,会员裂变陷入增长瓶颈,已成为云集绕不过的坎。

据启信宝的工商资料显示,2019年Q4,云集交易会员数量为960万,同比增长350万。值得注意是,Q4是所有电商销售旺季,但云集哑火了,环比交易会员只增长了20万。

从财报来看,云集2019财年Q4的会员项目收入为1.46亿元,较2018财年同期的9.3亿元下降84.30%;2019财年全年的会员项目收入为7.77亿元,较2018财年同期的15.52亿元下降49.94%。云集的会员收入增长呈现下滑趋势。

云集的“Costco之路”还能走多远

事实上,从2018年转型开始,云集讲的故事就是要成为“中国版的Costco”。

彼时,会员制的概念已在西方流行多年,但对于国内市场依然是新鲜事物。

肖尚略的初衷自然没错,毕竟,电商零售的一大难点就在于过度依靠促销引流,用户跨平台转换频繁,平台的黏性不高,会员制则能够更有效地圈住使用者们。

“会员的本质实际上是在交易之外,让平台与用户双方建立稳定可持续的互动关系,会员电商则能够把’一锤子买卖’变为永久交易。”一位业内人士告诉锌刻度,随着大数据时代的到来,电商的获客成本正不断升高,而会员经济则通过社群,从一定程度上降低了获客成本。

数据也的确显示了云集会员们对云集的忠诚度:转型会员电商的2018年,云集宣布“0元开店”活动,取消399元的套餐费,仅仅24小时内涌进710万免费会员。这一年,云集拥有了2320万用户,其中付费会员是740万;其66.4%的GMV(网站成交金额)来自付费会员购买,会员人均消费高达2036元,而非会员人均消费只有482元。

然而,与Costco吸引会员靠的是极高的商品性价比不同,人们成为云集会员的目的,更多的是为了赚钱。

这也就决定了云集的可持续性始终存疑,毕竟成就云集的小B社群群体是逐利的,当承载着会员们致富梦的云集,已然有些“自身难保”,想要在云集分一杯羹,已经越来越难,曾经把云集推上神坛的“蚂蚁”们则自然会群体性地转移其他类似平台。

会员计划全年营收出现大幅下滑。图片:云集财报

更何况,眼下提供个人微创业的平台正越来越多,除却至今仍在活跃的淘宝客,互联网巨头也纷纷加入该赛道,凭借平台海量用户优势资源,推出会员模式,如京东Plus会员,考拉海购黑卡等。

在头部玩家的猛烈分流之下,顶着“微商帝国”名号的云集显然有些难承其重。

不过,尽管云集的Costco故事越来越难讲,仍然有不少人愿意为此买单。

在云集的官方微信号上,10个类似的励志故事,在云集五周年之际被广为流传:“还掉房贷车贷,工资卡秒变2位数,幸好云集账户还有5位数”、“用分享云集转来的钱,给爸妈在老家买了一套房子”……

这些故事让无数人愿意相信,“下一个励志标杆,就可能是自己。”

”这一年来,云集带给我很多惊喜,丰富了我的生活,也让我可以自由工作。”李婉柔在云集的官方微信号上曾多次留言,已经有了400人社群的她,反复向锌刻度强调,“到云集,什么时候都不晚。成功的案例太多了,只要坚持,你也可以。”

但事实上,这些被记录下的故事仅仅发生在金字塔尖。根据云集招股书显示,云集总共有740万会员,经理只有7万人,不到1%。而金字塔尖还有云顶会,这里聚集了云集社群里的服务经理。

眼下,云集正在走向自营加商城的转型之路,未来还有多少会员们愿意和云集携手共进,仍然充满变数。而这,也决定着云集的“Costco之路”还能走多远。

(来源:锌刻度 作者 黎文婕)

版权与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的所有文章,版权均属CFW服装经理人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CFW服装经理人” 以及“作者姓名”,不得对本网站内容原意进行曲解、修改,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

(2)凡本网站注明“来源:xxx(非CFW服装经理人)”的稿件,均转载自其它媒体、网站与机构,其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站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商机在线

企业招聘

淘宝运营10K-15K

杭州 ·杭州恩采贸易有限公司

阿里巴巴运营5K-8K

常熟 ·苏州纤鑫制衣有限公司

亚马逊运营6K-12K

金华 ·金华洁灵家居用品有限公司

资深新媒体运营8K-15K

广州 ·广州昊诚服饰有限公司

抖音运营8K-12K

广州 ·广州昊诚服饰有限公司

服装工艺师6K-8K

宝山 ·上海绩考服饰有限公司

电商客服5K-7K

深圳 ·深圳市阔太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电商美工设计6K-8K

深圳 ·深圳市阔太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IT工程师7K-10K

深圳 ·新永胜环球贸易(深圳)有限公司

电商运营6K-8K

上海 ·上海联润服饰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2002-2020 威尼斯网站All Rights Reserved 互联网经营许可证: 浙B2-20110369

时尚APP

时尚小程序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